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熟女情人
熟女情人

熟女情人

我在附近的一个小酒吧里找了份工作,一周工作两次,每次四个小时。不久,我便开始和一个顾客约会:比我大八岁的慎. 他刚刚有了自己的事业,但已经结婚了。不像我认识的任何人,我立刻被这个自信,有风度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。每天,每一秒种,我的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,但见面从来不是容易的事。我守候在电话旁几个小时,就为了听到他的声音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的心情也变得越发急切。当接到电话,却发现是别人打来的时候,激动又变成了失望和无奈。我完全为他发狂,有时甚至觉得如果不告诉他自己心底的想法,我会像气球一样爆炸。然而,我不得不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,让自己像一个冷静的成年人。我多么希望能整夜和他在一起啊!哪怕只有一次,但如果我表现出疯狂的样子,恐怕会永远的失去他。所以,我宁愿乖乖的闭嘴。??-
  
-   由于慎整个占有了我的心,我试图避免和前島的联系,但他一直不停的打来电话,要求见面。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逃避,所以最终同意他在我家前面的老地方接我。 一坐进车里,我便深吸一口气,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他。??-
   “ 我认识了一个人”??
-   “然后呢?”??
-   “我们不能再这样见面了。”??
-   “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你曾经那么喜欢我,迫不及待的要见面,我最终放弃自己的立场,同意当你男朋友。”??-
   “所以你也不介意我要求分手了?”??
-   “ 没戏。” 前島回答,不耐烦的点了根烟。??
-   “ 求求你了“??-
   ” 好吧,如果你真的有那么强-

-烈的感觉,就去跟他约会吧。“??
-   ”你确定没问题?“??
-   ” 蠢女人! 你难道看不出来那样对我更有利么?“??-
   ”什么意思?“??-
   ” 你还不明白么?“??
-   ”你是指,如果我有了另一个男朋友,其他人就不会发现你了?“??
-   ” 噢,你终于明白了“??-
   ”好吧,送我回去!”??
-   “宝贝儿,别嚷嚷,我会把你直接送回家的,别担心。顺便我会告诉你爸爸他亲爱的女儿是个瘾君子”??
-   “ 那他会知道你和我一样”??-
   “ 不,如果我告诉他我在某处发现你和其他一伙人吸毒,然后把你安全送回家,他会拼命感谢我的”??
-   “ 别把我父亲牵扯进来,他完全信任你!”??-
   “当然了,他有那么多债务缠身,像狗一样的工作来还债,如果再发现我和他的宝贝女儿湘子上床,恐怕他得疯掉。”??
-   “ 我会自己告诉他的”??
-   “随便你吧, 他已经掏不出一分钱了,要不是我,他早就完蛋了。我以为你明白这一点的”??-
   “我知道.."??
-   "所以,我们达成共识了?收回你关于分手的话“??-
   ”不行.."??
-   " 你说什么?当初是谁在那求我上床? 好像如果我不那样她会死掉一样?“??-
   ”闭嘴!“??-
   ”喂,小孩儿,别她妈恐吓我“??-
   我们再没有什么好谈的。??-
   -
  在我的朋友中,没有其他女孩是跟已婚男人纠缠不清的。她们全都可以随心所欲的和男朋友手牵手走在街上,她们会给心爱的人织毛衣和围巾,钱包里塞着两人接吻的大头贴,她们的男朋友会骑着摩托车等在校门口,他们甚至可以出去同居。 而我从来不能和前島或者慎走到阳光下,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,也不能和任何人谈起。 我仿佛生活在另一个星球,不属于这里的任何一片地方。??-
   -
   晚上,当慎开车把我送回家,我总是希望时间能停止在那一刻。对于我来说,打开车门,走出车子,是最难过的事情。这是我第一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,即使慎并不把这段关系认真看待,我也不在乎...我只想和他在一起。??-
  
-   十八岁生日那天,慎给了我最难忘的惊喜。 我们像往常一样开车出去,然后他把车停在了一栋崭新的公寓前。我跟随他上了电梯,一直到五层,他走到拐角处,掏出两把钥匙,递给我一把。??
-   “来,把它打开”??
-   我把钥匙插进门锁,轻轻转动,门缓缓的开了??-
   “难以置信...这是给我的么?“??
-   ”是的,而且不要担心房租和帐单,我会照顾好的。 为什么你不把那份工作辞掉?“??
-   ”但是.."??
-   "这是唯一能够见面的办法“??
-   ” 那么,如果我辞职,你就能在傍晚过来看我?“??-
   ”是的,我可以在回家的路上给你打电话,即使只有几分钟的时间“??-
   ”你开玩笑么?我可以在这里住下?“??
-   ”把这当成是给我们两个人的礼物。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很累,希望这能改变一些事..... 生日快乐“ 他把我拥入怀中。??-
   和慎上床总是温暖而甜美,这是我唯一能够感到和朋友们有相同之处的时刻。我从前島那得到的快感一向都是和毒品联系起来的:只要享受毒品带来的精神快感就可以了。 也就是说,没有毒品,我不可能和前島上床。慎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混乱的背景,还能对我那么好的人。 但做爱后不久,他便要回家。我知道,在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我的位置,每次看着他离开都会让我难过的流泪。??
-   -
   第二天,我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开始了被“包养”的生活。我以为自己能够因此摆脱前島,不幸的是,慎很快变得更加忙碌,有时甚至连续几周都不能过来,也不能打电话。他为了能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在一起而买房子的事实也变得讽刺起来。 我的毒瘾又发作了,每天都恨不得冲出去弄些毒品来吸,为了控制自己,我尽量做些别的事,来打发漫长的等待时间。 公寓房间残留有新装修好的味道,没有太多家具,看上去空荡寒冷。??
-  
-   一天,我走出公寓,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喊我 “ 喂! 湘子!” 我立刻被定格在原地。 显然,对于前島来说,找到我从来不是件难事。 他的黑色跑车停在了我的身旁。??
-   “上来”??
-   我摇了摇头??
-   “妈的,快上车”??-
   这一次,我没有听他的话??
-   “怎么搞的? 你难道不想吸毒?”??-
   “别再来这里了”??
-   “ 你说什么呢?你可以在任何时候见任何人,这是你的自由。 我知道你想见我,对不对?宝贝儿?”
-
-
-   像第一夜一样,去情人旅馆的路上,我没有说一个字。 但进入房间以后,我试图和他谈话??
-   “我不想再看到你了”??-
   “别扯淡了!“ 前島从桌上抄起烟灰缸,冲我扔过来。 我的额头被砸破,露出一块肉。 当他看到我拿毛巾捂着脸时,伸过来手想帮我??-
   “别碰我!” 我嚷道,把他的手甩掉??
-   "湘子,宝贝儿,你看你脸上的表情,和你父亲的一模一样。 好吧,听我说,我不会再去你的公寓了,行了吧?“??-
   ”我恨你!“??-
   ”这就是你想要的,现在,你家人必须付清你欠我的钱!“ 他威胁说,”如果你再这样玩弄我,会让你好受的!“??-
   我没有回答??-
   ”我不想再看到你有那种表情!明白?“??
-   ”是.."??
-   "很高兴我们终于达成共识” 他开始准备针管,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。“ 给我你的胳膊!”??
-   “我不要”??-
   “你还要闹下去吗?”??
-   他把桌上的水泼过来,然后狠狠的踢我腹部。我倒在地上,右手扎到一片碎玻璃上,把我的中指划开了口子。我用流血不已的手护住小腹,但前島并没有停止殴打??-
   “不要再惹我!” 他把炉子上烧开的水泼向我,滚烫的开水烧伤了我无名指和小指上的皮肤, 我咬着牙站起来,从浴室拿来两条毛巾,包扎好手指和额头。 为了减轻疼痛,我强迫自己开始清理房间里的碎片,前島则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给自己注射。仅仅是看着那针头,我的脚趾头蜷缩在一起,手心开始出汗...我知道必须忍耐..但又是那么迫切想要得到..??
-   "给我你的左胳膊! 绷紧点儿!" 前島命令道,把针头刺进我的皮肤??
-   “舒服么?” 前島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“我打赌你现在已经欲火难耐了..."??-
   没等他说完,我就贴到他身上了??
-   “干我”??
-   “不好意思,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。大点声”??
-   “干我! 求求你了”??
-   “你早该这么说。你知道自己肯定会来求我的。”??
-   “是”??
-   “ 干吗不接着说那些关于分手的屁话”??-
   仅仅是感觉被拥抱 就足够让我呻吟起来了??
-   “你离不开我,对不对,湘子?”??-
   但我不能忍受一个背叛父亲的人说出这些??
-   那个在学校被凌辱的胖女孩,差点被水口强奸的无辜孩童,帮妈妈清理爸爸制造的混乱的女儿,小心翼翼不去惹恼父亲的孩子,这些都不是真实的我。我过去常常决定这些童年的记忆属于另外一个人,但随即又意识到这些曾经真切的发生在我身上。到现在,我已经说不清真正的湘子是怎样一个人,我不能让头脑和身体分开,去反抗前島和毒品对自己的控制。但仍然,这些和前島的毒品交易总该有结束的一天,我努力让自己回忆关于慎的一切??
-  ??
-   “我不能这么做 ”??-
   前島看起来并不把这放在心上 ”这只是时间的问题,我知道你们最终会分开。他不能满足一个像你这样放荡的女人“ 他大笑着说??-
   只是时间的问题....我从来没有如此渴望过和慎在一起??-
  ??
-   终于,慎在离开很久后第一次回到公寓,他很快察觉到我的不正常。??-
   “湘子! 给我看你的手臂!” 他命令道,抓过我的胳膊,上面有明显的针眼??-
   “你去注射了.. 到底在想什么啊!“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慎失去理智??
-   “我真不能相信你会去吸毒!”??-
   “我想要停止! 但我控制不住自己! 请帮帮我.." 我把脸埋到手掌中,慎用手臂环过来,紧紧抱着我。??
-   “听我说,湘子,我知道你还在和其他男人见面,我有什么权力让你不要那样做? 但是吸毒?请答应我立刻停止”??-
   “对不起”??
-   “我爱你,湘子,是真的。” 这是我最想听到的 。 “在见不到你的时候,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你,但没有办法一直在一起,我真的希望可以那样,但事实是我不能。 请理解这一点“??
-   我轻轻的点头,我理解,但他从来不能在我需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。 像这样很少打电话,两周才能见到一次,我们的关系中有太多的空洞。 我仿佛永远在等待,每次见面的时间也无比短暂。我害怕松开他的手,因为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牵着他??
-   也有一些快乐的时光,我喜欢在他怀里听他低吟我的名字,当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时,整个城市都是黯然无色,然而和慎在一起,我的世界被点亮了。在春天,我能闻到樱桃树开花时散发的幽香,在夏天,我听到风吹过树叶的声音,回想起儿时的夜晚,和爸爸妈妈坐在外面乘凉的时光。在秋天,我们被金色的银杏树叶覆盖,在冬天,如果慎打来电话,我会欢悦的冲到街上等他,呼出白色的哈气。记得一次他来晚了,而我一直站在那里等着。??
-   “抱歉!有点事无法脱身,你应该在房间里等的!在外面会被冻僵的。” 慎用手臂温暖着我冰冷的身体??-
   “就这样..不要松开我...“??-
   ”湘子,我知道你受了很多委屈..但我真的爱你。告诉我你不会离开我...你知道我不能离开我妻子,但我同样不能失去你....我好自私.."??
-   " 不,我才是那个自私的人。“ 毕竟,我也在背着慎和别人约会??
-   “湘子.." 他用双手捧起我的脸,然后深情的吻我??-
  ??
-   毒品的蜜月-

-
-
-结束了,我跨掉的身体完全对它有了依赖。 更糟的是,前島开始以一种粗暴的方式控制我。一旦联系不到我,就会暴躁如雷,当他找到我,便强制性把我留在情人旅馆两三天,不让我离开。我甚至不被允许走出房间。他会把我推到床上,斥责我躲避他,如果我做任何反驳,他便骂我骗子,然后用力踢我。??
-   一次,他像往常一样打我,然后突然停住了??-
   “到我回来之前, 休想迈出这里一步!” 他吼道,然后狠狠关上门,留下我躺在床上因为疼痛而呻吟??
-   几个小时后,他走进来,手上拿着购物袋。 我们像往常一样注射毒品,然后他从浴室拿过来一条毛巾,把我手绑起来??-
   “你要干吗? 放开我!”??
-   “想试试这个么?” 他阴险的笑着,从购物袋里掏出一个震动棒和一瓶润滑剂。??-
  
--
   "不要!“??
-   ”来吧宝贝儿,你知道你想要的“??
-   ”放开我!你这个变态!“ 我喊着,随即脸上被扇了一巴掌,很快肿起来了,温暖的血液从我耳朵里流出来??
-   ”放松你的腿“??-
   ”请不要这样..."??
-   "妈的,我弄不进去“前島终于放弃了给我尝试震动棒,他开始往我身体上抹润滑剂,他的手在我身上揉来揉去,这让我胃里一阵阵恶心。 一个小时后,他终于强制性的把震动棒塞进去了??
-   -
   “好疼!”??
-   “忍一忍,很快就会舒服起来的”??
-   我放弃了反抗??
-   “感觉好点儿了么?”??-
   “我宁愿是你进入我“??
-   ”是么?我比这个好?“??-
   ”是的....干我“ 即使是这样,我还是需要他 “ 快点!”??
-   “不,宝贝儿,我想看你用这个”??
-   “我不能”??
-   “没有什么好害羞的,来啊,甜心,做给我看” 他解开了绑住我手的绳子,把震动棒塞给我??-
   “不”??-
   “奥,还是我来吧,我会让你舒服的” 他拿回震动棒,强迫我转过身子,从后面塞进来??
-   我轻轻的呻吟了一声??
-   这让前島兴奋起来, “大声点,快,我想听你呻吟”??-
   我只能假装 “恩恩恩...舒服“??
-   ”那么说,现在感觉很好喽?“??
-   ”是的“??
-   ”来啊,湘子,你自己弄“ 他再次把震动棒塞到我手里??-
   ”恩..."??
-   " 看,这样效果更好“ 他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又开始用力的推拉震动棒 ” 张开腿,我看不见了“??
-   ”呃..天呢!“??-
   ”来吧,我想看你最淫荡的一面,宝贝儿,把它整个塞进去“??
-   ”求求你了,干我吧“ 我把前島拉到我身上,我们立刻疯狂的做了起来。??-
   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,我用手指碰了碰脸上的划痕和伤疤,血液已经凝结在嘴周围了。 我能陷下去多深?我这样想着,打了个寒颤。??
-  
-   一次,前島可能刚刚做成一笔交易,心情格外好。他用情人旅馆的电话给一个叫沙織的吸毒女人打过去。当她到达这里,前島让她和我“表演”,他则在一边观看。 我听后一脸迷惘,他在我耳边小声说 “她是同性恋,所以你不用做任何事情,让她做就可以了”??
-   我虚弱的点了点头,躺到床上。 沙織把我的浴袍脱去,开始舔我的耳朵。她的舌头,和她放在我身体上的柔软的手,感觉起来和男人完全不一样。 然后,当她轻轻舔我全身的时候,她把一根手指伸进我,开始来回滑动??
-   -
   “湘子,把脸转过来,弄出点声响!“ 前島坐在一旁抽烟,下着命令,俨然一副欣赏性表演的观众神色。沙織听从了他的吩咐,开始在手指上用力,一边疯狂的亲吻我??-
   “呃..不要... 请到这边来吧” 我向前島伸出一只手??
-   “好吧,你可以滚了” 前島站起来,把沙織从床上拉起来。他从钱包里抽出10,000日元,随意的扔给沙織??-
   "你那么想要我啊?“ 他问,轻拍我的脸??-
   ”我现在就要!快!“ 我回答,用胳膊缠住他的身体??-
   ”奥,湘子,感觉好舒服“ 他低吟着。就在他进入我的时候,他转向沙織,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,沙織立刻拿了钱,收拾好她的东西,跑出了房间??-
   从那天起,前島开始逼我和慎分手??
-   “你是不是该把他甩了?”??-
   看我摇头,他又问 “你是不是又想把我惹恼?”??-
   “不是..前島,我不想让你不安.."??-
   "听我说,我满足你所有的需求,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,难道这还不让你满意么?甜心?“??-
   ”我不能再和你一起了“??
-   ”我他妈把你当成公主对待“??
-   ”你一点都不在乎我的感受”??
-   “你什么意思?我不在乎?”??-
   “如果你真的在乎我,就应该放我走”??-
   “不可能,你以为我们真能分手? 很显然,你这个小屁孩儿无法理解我在你身上投资了多少钱,我不是在随便玩玩,你不能在我做了这么多之后又告诉我说你不想继续了”??-
   随即是一阵尴尬的沉默。前島凑过来摸我的脸颊 “你好可爱,我不能让你走”??
-   “把手拿开!”??
-   “别再惹我了! 你他妈以为你在玩弄谁?” 毫无征兆的,他扇了我一巴掌??
-   “我要和你分手!”??
-   “你这个臭婊子!” 前島把我踢到桌子旁,我的眼睛撞到了桌角,仿佛眼泪流了出来,我把手放到脸上,发现是血??
-   “我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!” 我恶狠狠的说??
-   “错,我不是那个你想要甩掉的人” 这一次前島纠起我的头发,把我的头撞向地板。 感觉好像一块烧红的铁块贴着我的额头??
-   “不要这样..." 我大叫起来??-
   “你想让我原谅你?你可以跪下来请求我原谅你!“??
-   我不从,然后他变得更加生气,用脚踩在我头上,这使我疼得快要昏过去。??
-   ”你想让我乞求你的原谅? 没门! 随便打我吧,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道歉的“??
-   ”好吧, 你想怎么样随便你,反正我已经受够你这个贱人了。“??-
   但是前島知道我还是会回到他身边的,随着时间累计,我的毒瘾越来越严重,我需要更多的毒品才能得到满足。 我完全对他有了依赖,逃都逃不开。??
-  
-   还有一次,是秋天的时候,前島在房间播放A片,命令我像里面演员那样做。 刚开始,我一言不发的看着电视屏幕,但过了一会儿,女演员开始躺在床上用震动棒取悦自己,看上去像我一样。 我不得不把视线移开??
-   “喂!专心看!”??
-   “那...是我么?“??
-   ”什么?“??
-   ”那个女人...是我吧“??-
   ”湘子?你说什么呢?“??
-   ”停止!停止!“??-
   电视发出的声响,冰箱发出的声音,每一点零星的声音都融入了我自己的嗓音??
-   ”关上它!“ 我把遥控器扔到电视屏幕上,然后用手捂住耳朵 。 前島惊讶的看着我 “你怎么了?那不是你“??
-   ”就是我!“??-
   ”你发狂了,宝贝儿,你最好再来点毒品“??
-   我摇了摇头,全身都在颤抖??-
   ”你毒瘾发作了,必须控制一下“??
-   我眼前还是刚才A片里的镜头,我发现自己竟然在片子里。??-
   “湘子,把胳膊伸出来”??
-   我开始疯狂的摇头, “不....我不要..不要.."??
-   "你必须来点儿,否则会发疯的”??-
   我感到无数小虫子爬上了我的后背,脑子里各种声音嘈杂,最后我吓得伸出了右胳膊。注射之后,我转向电视屏幕,这一次我看到了某个陌生的女演员,对着男演员张开腿。 我放松的叹口气,喝了点水,然后在床上躺下??-
   “感觉好点了么? 幻觉消失了?”??
-   “恩..."??-
   "你想吃点东西么?“ 前島问,从台子上拿起菜单??-
   “方便面吧”??-
   “ 好吧,我也要一样的。你去点吧”??-
   我拿起床头的电话,点了两份方便面??-
   “我不记得上一次看你吃东西是什么时候” 前島又说??
-   “我这些日子没什么食欲”??-
   我走出门去拿方便面,毒品让我的舌头对温度非常敏感,所以我不得不等面完全凉下来才开始吃。 我抽了根烟,然后和前島一起进了浴缸,那天我们做了一整夜。??-
  
-   我的电话响了。??
-   “你好?”??
-   “喂!湘子,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??
-   “还好,你呢?幸江?"??-
   "我很好,但你最近好像表现得很奇怪.. 我们都好久没看到你了,你听起来也很不开心的样子...是不是生病了?“??
-   ”没有,我很好“??-
   ”发生什么事了?“??
-   ”告诉你了,没什么“??
-   ”好吧...如果你这么说... 你想什么时候过来玩么?大家都很想见你!以前咱们在一起玩总是很开心.."??
-   "谢谢“??-
   如果可以,我会直接到幸江那里去,但是以我现在的状态,不想和任何人有会面。 我不再和他们一样了,真希望时间能回到从前。 我痛恨自己这样无法摆脱毒品的纠缠.??
-  
-   很快,慎来我们的公寓了??-
   “恭喜”??-
   “为什么?”??
-   “天呢,你不会忘记自己的生日了吧?”??-
   对于我来说,每天都是一样的度过--纠缠于毒品。所以我完全忘记了今天是我19岁生日。 慎给我买了香水??
-   “你自己挑的么?”??
-   “当然”??-
   我把瓶盖打开,闻了闻。 香气很甜美,也很成熟??-
   “谢谢..但是..对不起.."??
-   "嘘...我明白“??-
   慎知道我一直在干的事,但他以为我是因为寂寞才去找其他男人的,然后才深陷毒品当中。??-
   “湘子,告诉我实话,你开始吸毒肯定是有原因的” -
-

--
我盯着地板,一言不发??
-   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不能和我谈谈么?”??
-   “抱歉.." 这是我唯一能说的。 然后,和以往一样,他说“请不要再吸毒了,好不好?” 然后用手臂环住我。 我知道这很自私,但我真的希望他能不对我这么温柔,而是发疯的嫉妒,想让成为我唯一的男人。但他一直是这样彬彬有礼,让我无法明白他在想什么。是的,我只是一个孩子,但我明白这瓶香水背后的意图:他希望我快快成熟起来,但可惜的是,我不能。??-
   然后慎开始轻柔的和我做爱,每个触摸都让我渐渐疯狂起来,我开始呻吟,请求他激烈一些,突然他停下来看着我??-
   “湘子!你毒瘾犯了,是不是?”??-
   “什么?”??-
   “你和平时不一样了”??-
   他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很肮脏,那个纯洁的我,那个和慎手牵手的快乐女孩,不复存在了。??
-  
-   那一夜我做了个奇怪的梦,关于爷爷。我看不清他的脸,但我肯定那就是他。他站在山顶,穿着白色的和服,脸上是悲伤的表情。他喊着“湘子,湘子” 并示意我到他身边去。 然后我便醒过来了。难道是爷爷担心我吸毒还有和已婚男人上床,所以特意出现在我梦中?还是他在告诉我如果我不改变自己的生活,很快就会和他一样死去? 我胸口沉沉的,感觉呼吸困难。“爷爷,对不起” 我小声说,但我的心,那颗在慎和前島中漂泊的心,已经裂成了碎片,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治愈好它。?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