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人妻洗完就开始干
人妻洗完就开始干

人妻洗完就开始干

我的心很矛盾,去意味着什么,我最清楚,不去,又有太多疑问,而且我看-
的出来,老婆是期待去的,说实话我某种意义上讲也有点期待,我暗骂自己真变-
态,真窝囊。居然期待自己老婆被人操。带着复杂的心情进入梦乡。-

-  转眼就到了周六,早上老婆给王萍打电话,两个不知说点啥,老婆神神秘秘
-的不告诉我,说到晚上就知道了。我无奈的遥遥头。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晚上五
-点我和老婆准时来到王萍家,看着两个门,我的心开始愤怒,紧张和激动,我的
-手紧握着,那天的一幕幕又出现在我眼前。我问自己真的想开了吗?
--
  按了门铃,王萍打开门高兴的拉住段红的手说:快进来,我都做好饭了,就
-等你们了。我们进屋看到张浩从厨房出来,笑着和我打招呼:大哥来了,快坐。
-我们寒暄着我来握手,这个人长的很普通,眼睛很有神,身体很结实,和王萍有
-点不般配。大家说着一些家常话,他看段红时眼睛格外发光,我心里很难受。王-
萍可能看出我的不快,故意挨着我坐而且很亲热,张浩好像一点不在乎,段红也-
有点不好意思,显的很别扭。
-
-  还是王萍感到气氛不好,就招呼我到餐厅就餐。坐下后,张浩打开红酒,没
-人斟满一杯,率先举起酒杯,来大哥,嫂子我敬你们一杯,能不记恨小弟我很感-
激,今天我们能坐在一起那就是缘份,干。说完一口干掉。我们也一起干了。气
-氛显得好多了,大家都打开话匣子,天南地北的胡侃着,不知不觉三瓶红酒都喝
-了,我和张浩微微有点醉意,老婆和王萍已经有点多了,脸色红红的,你抓我一-
把,我推你一下的打闹着,吃完饭我和张浩在客厅聊着天,段红和王萍收拾残局。-
张浩看着我说:大哥你是好人,段红也是好人,说心里话,我和王萍愧对你,你
-比我强啊,你们是被我们拉下水的,你们是恩爱的,大哥你知道我吗?我为了提
-干,把老婆送到我们主任床上,还得求他操我老婆,我和你比起来,我才不是人
-呢,也是那次以后,王萍变了,我也变了,我们变得玩世不恭,就当我要学坏的
-时候,是我爸爸挽救了我们,你也许会笑我们,是我爸爸让我们懂得了性的快乐,
-让我们懂得了性是享受而不是负担。我们除了你和段红以外,没伤害任何人,大
-哥你觉得兄弟能成为朋友,就和我握握手。
--
  我不知道他们曾经发生过什么,但我相信张浩说的是真诚的,我们已经来了,-
不就意味着我接受这个事实了吗?我伸出手,张浩紧紧握着我的手激动的说:大
-哥,谢谢你。段红和王萍出来看到我们这样惊奇的说:你们干嘛呢?张浩说我和
-大哥很投缘,聊的很好。王萍说:那就好,我们先洗澡去了,你们聊吧。说完和
-段红进卫生间了。-
-
  张浩对我说:大哥,我听段红说你搞售后和安装的,怎么样,工作还好吧。-
我说:和你比差远了,我是干活的命,热水器安装,售后,屋顶防水都是累活,-
不过挣钱还可以,养家没问题,大钱不敢想了。张浩眼睛一亮说,大哥你屋顶防
-水也会做吗?我回答当然了,而且绝对是好手。张浩说:那太好了,你知道奥运-
火炬传递吧,我笑了,中国人都知道啊。你问这干嘛?张浩说:哥你误会了,我-
是说咱们这也传递,沿途楼房店铺都得改造,所有老楼都加仿古的尖顶,每个预-
算三万八,还有墙面刷涂料,更换所有阳台护栏。你要是能干,为什么咱们不干呢?我听完脑子立马开始运转,多年从事安装和售后是我知道这是肥活,我知道
-旧楼平顶改尖顶成本最多两万五千元,市里迎宾大道都是老楼,大概三百多栋,-
涂料和护栏就更多了,加起来利润不会低于八百万,这么大的利润怎么可能不动-
心呢?-

-  我激动的说,兄弟,你说是真的吗?你有多大把我拿下来,你是办公室主任,-
好像拿不到吧,这活得有多少人惦记啊,我们能有戏吗?张浩自信的说:哥只要-
你能找到工人,工程质量别出事,我有把握,和你说实话哥,这也是王萍的意思。-
我们建委主任和市里财政局长王萍都能摆平。之所以选你是经过慎重考虑的,你-
人好,而且没背景,又和我们这个关系,我和王萍对你和段红是真心的。我沉思
-了一会,好的,我干。张浩开心的说:那你明天就开始准备,谈妥以后工期要控
-制好,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懂吗?不愧是建委的,这种市政工程该怎么干都很清
-楚。我点点头说知道了。
--
  这时王萍和段红洗完澡出来了,顿时眼前一亮,两人都围着浴巾,半个胸部-
露在外面,大腿裸露在外,浴巾只到屁股下面一点点,一走路隐约看到阴毛,我
-和张浩的眼睛都直了,我的鸡巴开始抬头。两人扭动腰肢来到我们面前,王萍面
-对我轻声说:怎么样,喜欢吗?鸡巴硬了吗?那边张浩已经把手伸进段红的浴巾
-抚摸段红的屁股,段红偷偷的看了我一眼,脸红红的有点害羞。王萍笑着说:你-
们两个就别在忸怩了,今晚我们好好享受享受。怎么不好意思啊,呵呵,那好,
-老公和段红去卧室,我和大哥在客厅。说完脉脉含情的看着我,那边张浩抱起段
-红快步向卧室跑去,还笑着说:大哥不好意思,我可等不急了,嫂子太迷人了呵-
呵。-
-
  我看着他们进去,心里酸酸的,王萍捧着我的脸。深情的说,怎么舍不得老
-婆了,你真是好人,我会给你快乐的,同时你也看看你老婆有多骚,呵呵。我脸
-色一沉,没等我说话,王萍嗲声说:你老婆不骚,是我骚行了吧,说完搂着我撅
-着嘴索吻。我张开嘴,王萍的唇已经和外地唇亲吻在一起,小象舌伸进我嘴里搅-
动着,我吸吮着香舍,扯落浴巾,王萍傲人的娇躯展现在我面前,王萍温柔的解-
开我的衣扣,一件一件帮我脱光,我的鸡巴闪闪发光,高高的竖起,龟头红黑红
-黑的,王萍我住我的鸡巴跪下,张开嘴轻轻的把鸡巴含进嘴里嘴唇火热的吮吸我-
的龟头,舌头轻舔我的马眼,马眼的分泌物被她舔舐,一点点把鸡巴全部含进去,-
我真不敢相信,这么大的鸡巴她居然都含进去了,我的龟头插进她的喉咙,这感-
觉太爽了。跟着她吮吸的节奏,我的屁股前后耸动,鸡巴在王萍的口腔里进出,-
马眼的分泌物和口水顺着嘴角流淌,好淫靡的景象啊。-

-  王萍站起来,把我推坐在沙发上,扶着坚硬的鸡巴跨坐在我身上,把鸡巴对-
准阴道口一下就吞没在阴道里,我们同时发出快感的呻吟,王萍在我身上上下起
-伏,我双手揉捏傲人的双乳,不时把乳头含进嘴里吮吸。王萍喘息着动情的说:
-你鸡巴真大,操的好舒服,把我抱起来,边走边操我。我站起来搂着她丰满的大-
屁股,她搂着我的脖子,腿夹着我的腰,我每走一步鸡巴就深入一次,王萍就淫-
叫一声,就这样我抱着王萍在客厅里走了两圈,操了她两圈。看到我有点累了,
-王萍让我拔出鸡巴,她转过身,撅起屁股我从后面插了进去,我操一下,她向前
-走一步,慢慢走到卧室门口,里面传来段红淫荡的叫声:张浩操我,我好喜欢你-
的鸡巴操我,你操的我好舒服啊。张浩大声的说:我鸡巴大吗,操你舒服吧,你-
是我的母马,发情的母马,我要把你的骚逼操烂。听到老婆和张浩的淫叫和淫荡
-的对话,我的心有点酸楚,同时鸡巴更加坚挺,一种报复的心里作用下我更加用-
力操王萍,王萍被我操的嗷嗷叫,操死我了,舒服啊,操我。说着打开卧室的门。-

-  房间里段红正撅着屁股跪在床上,张浩从后面操着她。扭头看到我把王萍操-
进屋里,老婆的脸显得有点难为情,张浩则兴奋地叫我:「哥,嫂子可真骚啊!
--
  屄紧水多,操着真舒服。」我也异常兴奋,拔出鸡巴,对张浩说:「看,你
-家王萍骚水也好多。」说完一下插进王萍的屄里,发出「咕叽」一声,我和张浩
-都大笑着开始抽插。
-
-  王萍疯狂地淫叫着:「老公,我让人操了,操得我好舒服啊!你是大王八,
-哈哈!」张浩回答说:「是的,我喜欢当王八,喜欢看你让大哥操。我也操大哥-
的老婆呢!哈哈,嫂子,我操得你舒服吗?」段红也狂乱地回答:「舒服,张浩
-操得我舒服……我也给老公戴绿帽子了,我的屄让张浩操了……哎呀!你又操到
-我的花心了,用力啊……」
--
  淫荡而又刺激的话语、淫靡放浪的氛围,让我更加血脉贲张。我们四个人就
-像是在比赛一样,谁都不肯认输,我和张浩就像两个骑士,跨坐在自己的战马上
-廝杀,王萍和段红则像两匹发情的母马,任由我和张浩蹂躏践踏。整个房间都是
-「啪啪」的撞击声、「咕叽、咕叽」的抽插声、男人兴奋的喘息声、女人淫荡的-
嚎叫声,每种声音都充斥着我的大脑,胯下女人被征服的快感分外强烈。
--
  无所谓谁是谁的老婆,只有男人和女人,只有将火热的鸡巴向女人最深处插-
入,抽出再插入,只要让女人在抽插下快乐地欢叫,只有让女人臣服在鸡巴下恳
-求我们操她。去他妈伦理道德吧,我们只要性交的快感。
-
-  终於张浩首先大吼着将精液射入我老婆阴道深处,段红浑身颤抖着,嘴角流
-着口水,清楚地看到她阴道收缩着挤压张浩的鸡巴。看到这,我也大吼一声将精
-液向王萍骚洞的最深处喷射,王萍发出亢奋的欢叫,阴道同时吸住鸡巴,直到把
-最后一滴精液吸乾。-

-  我和张浩射精后拔出鸡巴喘息着,两个女人瘫倒在床上,精液和淫水混合着-
流淌到床单上,湿了一大片。段红率先清醒过来,娇羞地喊我:「老公,过来抱
-我!」张浩赶紧说:「嫂子,我今晚搂着你睡吧?」段红坚决的说:「不,我只
-让我老公搂,只让我老公抱。」张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。-

-  我过去把段红紧紧搂着怀里,老婆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把头埋在我的肩窝里。
--
  王萍拍了段红屁股一巴掌,笑骂道:「装啥纯情!忘了刚才让我老公操得流
-口水了?」段红回骂道:「你也好不了多少,不也让我老公操得翻白眼?」  张浩搂过他老婆笑着说:「你们就别闹了,我真羡慕大哥和嫂子。」王萍瞪-
了他一眼:「怎么,我对你不好吗?」张浩赶紧陪着笑脸说:「好,你对我当然-
好了。亲一个,呵呵!」
--
  看着他们相互调笑着,我的心却说不出的烦躁。不可否认,我刚才享受了从
-没有过的快感,可高潮过后看着被他人操过的老婆,一种空虚感油然而生。我还-
爱段红吗?段红还爱我吗?我和段红、王萍和张浩,到底是什么关系呢?这是我-
想要的吗?是段红想要的吗?还是……我不知道,我的神经有点麻木了。-

-  为什么他们会找我做这么肥油水的工程,仅仅是王萍对我和段红的愧疚和补-
偿吗?我不是也把她给操了吗?我不是和他们一起淫乱了吗?那她还补偿我什么-
呢?还有,怎么没见张浩的爸爸呢?-
-
  这些疑问在我的脑海里快速的运转着,凭着多年的经验和直觉,我感到这里
-肯定有情况。他们一个是建委办公室主任,一个是财政付局长,可以说是前途无-
量,怎么就相信我和段红呢?如果说开始是怕段红说出他们的丑事而要拉段红下-
水,好像有理由,那么现在呢?我突然感到好像被一张无形的网罩住一样,不觉-
惊出一身冷汗。-
-
  段红抬起头问我:「怎么了,老公,是太累了吗?」搂着天真的老婆,我心
-乱如麻,仍装作无事一样说:「没事,你老公身体好着呢!你是不是累了?」老
-婆害羞的摇摇头,又点点头。
-
-  这时老婆突然颤抖一下,呼吸又有点急促,我抬头一看,原来张浩的手又伸-
到段红的阴部抚摸。我感到很酸楚,鸡巴再一次不争气的开始点头,一点点地变
-硬。老婆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,同时传来王萍吃吃的笑声:「段红,我老公又想
-操你了。大哥,过来我这里啊!看你鸡巴也硬了。哈哈哈哈!」-

-  段红小声说:「老公,我想让你操我。」说完深情地吻上我的唇,我热烈地-
回应着老婆。张浩还在抚摸老婆的阴部,王萍在抚摸张浩的睾丸,段红突然爬起-
来,屁股对着我,回过头叫道:「老公,操我,我让老公操,快操你的红吧!用-
你的大鸡巴征服你的红吧!操我……」-
-
  我握着坚挺的鸡巴一插到底,张浩的精液在我的抽插下不断溢出阴道外,我
-突然有种强烈的征服感和佔有欲,想让自己的精液灌满老婆的小穴,把张浩的精
-液排挤出段红的身体。-

-  那边王萍仰卧在床上,双腿抬起,张浩伏在王萍身上,鸡巴不断抽插着她的-
阴道,发出「咕叽、咕叽」的声音。老婆始终回过头看着我操她,我也看着她,
-用低沉的声音说:「我操得舒服吗?喜欢我操你吗?」段红颤抖着说:「舒服,-
还是老公操得好……我爱你,老公,爱你,爱你爱你……操我,操我操我……」
--
  阴道收缩着吮吸我的鸡巴。
--
  在我奋力抽插下,老婆的嘴角又流口水了,只有欢快地淫叫着、高潮着……
-
-  那边张浩也在大力地操弄着王萍,奇怪的是王萍一直看着我,彷彿操她的是-
我而不是她老公一样:「张浩你个活王八,用力操我,不然我以后不让你操!让-
我高潮,快点操我!」张浩大笑着:「骚货,我操死你!哈哈哈!」-

-  我记不清老婆有几次高潮了,到后来她只有屁股还在晃动,只有屁股还在撅
-起,只有阴道还在收缩。我大声说:「老婆,我要把你的浪屄操烂,看你还发骚
-不发骚!」精液向老婆深处狂灌。那边,张浩也已结束战斗倒在床上喘息。-
-
  我把段红抱起来,紧紧地搂在怀里,就行抱着孩子一样,老婆靠在我身上,
-脸上还有高潮的余韵。我向段红的嘴唇吻了下去,然后抱起老婆,边吻边走向卫
-生间,打开淋浴,温暖的水沖洗着我们的身体。沖洗完,段红搂着我的脖子说:
-「老公,我还要你抱我。」-

-  我抱起老婆走出卫生间,老婆没让我回去卧室,而是到另一间卧室。老婆始-
终搂着我不撒手,我也紧紧抱着老婆躺在床上,我们没说什么,但我感觉出老婆
-有心事。-

-  就这样慢慢地老婆呼吸匀称,进入梦乡。而我的思绪又回到这段日子发生的-
事上来,不对,不对,越想越不对,怎么那么巧,怎么就让我替小王的班,怎么-
就让我看到老婆偷情。这些难道都是巧合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