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老婆与摄影师【完】
老婆与摄影师【完】
我跟文东结婚快两年了,由于大家工作都挺忙,所以一直没要小孩,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了,文东问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,我想了想觉得自己身材不错且长得颇有气质,可是从来没有记录下来,以后要是了生小孩,可能全部走样,所以想趁现在留下美好的记录。于是就跟文东说我想要拍一组艺术照,文东觉得这个点子不错,所以我们就出门去找专门拍艺术照的店了。 比较了几家,终于找到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店。老板是一位专业的摄影师,瘦高的身材并透着艺术气息,看起来蛮专业的。于是我们和摄影师讨论了一些构想后,一行三人就来到了地下摄影室。 因为现场只有我们和摄影师,所以拍起来格外轻松。
-
-  拍了一会儿,摄影师说我的条件不错,又是夏天,应该可以拍的清凉一些,这样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。 我跟明伟文东讨论一下,文东说:“好吧!”反正有他在场没关系。于是我在摄影师的指导下,撩起婚纱坐在椅子上,一手扶椅背,一手自然的放在圆润的臀部,一双雪白的玉腿裸露在灯光下,跟脚上性感的白皮鞋很搭配,双腿相搭的根部从摄影师的角度也许可以看见我黑黑的阴毛,为了怕从薄如蝉翼的白色婚纱看到我黑色的丁字裤,所以刚才在更衣室换上婚纱的时候我将内裤脱掉了,这时能感觉到阴部有些凉意,而摄影师的镜头也卡擦卡擦的捕捉我的迷人体态。 -

-  摄影师让我做出各种不同的诱人姿式,不断的变换各种角度,很投入的拍摄着,让我放心了不少,不过我还是感觉今天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裸露太多,而且老公又在场,感觉全身都有点发烫的感觉。老公的电话不适时宜的响起了,原来是他公司领导急要一份文件,得赶回公司一趟,但他看我又正在兴头上,摄影师很亲切又很专业,人也很正派,所以叫我继续拍摄,他一会就回来。文东走后,摄影师忽然停止了拍摄,说这样拍出的效果不好,于是他到楼上拿了一个黄色的小模型杯,接着从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,走到了我身边,口中还是不断赞美我的身材,说因为乳头不够挺怕画面不够美,所以他征求我的同意,要用冰棍刺激一下乳头,由于我很信任他的专业,也没听清楚摄影师的话就点点头。只见摄影师拿了小冰棍隔着婚纱就往我的乳头上磨蹭绕圈,我颤抖了一下,并发出嗯""""嗯地一声呻吟,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刺激的经验!不过我的表情应该是很舒服的样子,乳头也迅速的挺立起来,嗯!还是摄影师有经验,不然可能要文东的舌头才有办法了。为了增加效果,摄影师这时还贴在我的耳边,喃喃地不知说些什么,手中的冰棍也轻柔的刺激我的乳头,此时我似乎不自主地微微地张开双腿,顺着细缝看去,熟悉的爱液也潺潺的顺着阴唇流下。这时摄影师已放下冰棍,改用双手揉搓我已勃起挺拔的双乳,一双大手像在我身上施展魔法一样,顺着双峰慢慢往下滑,终于来到我暴露在外的阴部了,我用双手捉住他的手,想阻止他,可更象在引导他的双手更进一步一样,此时的我感觉阴道比刚才更湿了,全身发烫,一种莫名的快感和刺激持续的冲击着我,内心的慾望已使我无法自己了,我甚至不想这么快结束摄影,淫慾已渐渐的理智。
-
-  这时摄影师慢慢的将已全身有些酸软的我转过身,搂在怀里,嘴自然的亲上了我的红唇,他不满足于这一切,舌抵开我的双唇,进入我的嘴里寻找我的丁香舌,双手绕到后面搂住我浑圆挺翘的屁股抚摸,揉搓着,不时将我性感的两半屁股掰开,露出里面羞涩的阴唇和漂亮的菊花蕾。 -

-  在这种气氛下我已不能自制了。我闭着眼睛,用左手摸着阴唇,右手摸着乳房,我现在已经是个发情的动物,淫慾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,我似乎要享受这种快感,我自动的拨开大阴唇,虽然现场已没有第三者,但不断闪烁的镁光灯却象一双偷窥的眼睛,让我感觉更兴奋。摄影师把我放到椅子上坐着,将我双脚抬高曲起,让我的阴部整个暴露在他面前,我能看到他眼里那原始的欲火在燃烧,他死死的盯着我漂亮的花瓣,嘴里自然的发出由衷的赞叹:“好美……”用手慢慢的抚摸我两片兴奋涨大的阴唇,手指拔开嫩嫩的阴唇,沾满淫水后慢慢的往穴中抽插,看着他所做的一切,我本该阻止,但我内心却更加渴望接下来发生的一切。 -

-  他的技巧真的很好,至少比我老公强好多,不经意的一个挑逗,都会引起我极大的反应,我轻抚着自己的乳房,并且阴户大开的让人拍照,我的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淫荡,阴道已经湿透了,里面好象极度的酥麻,大小阴唇也因兴奋而充血肿大,他的手指已不能填满我空虚的小穴了。 摄影师将我拉起来,转身坐到椅上:“来!坐在我膝盖上”,摄影师拉住我的手臂,转过我的身,轻轻的把我向下拉。 “不怕被我坐坏?”我一边取笑摄影师,一边顺着摄影师的力道,轻轻地坐在的膝盖上,心想这么坐应该还好,毕竟不是坐在大腿上,但是我裸露的臀部接触到摄影师的膝盖时,被膝盖的骨头顶的有点不舒服。 “怕什么?又不是坐到不该坐的。”摄影师有点开黄腔,但摄影师的手可没闲着,我坐下后,摄影师的手可以扶到肩膀,开始抚摸我的颈子和肩膀,然后慢慢的往下指压。 “你的手艺不错,可以去兼差了。”我对着摄影师说。摄影师的按摩十分舒服,我感觉到摄影师的手四处游走,然后再一的往下到腰部,然后再往上抚摸,抚摸再抚摸,然后又毫无阻碍的抚摸光滑柔嫩的部。 由于膝盖顶着屁股很不舒服,我没有特别去调整坐姿,顺其自然的往下滑,这样臀部便不会被膝盖骨头顶的很不舒服,我感觉到摄影师的手顺着腰部开始绕到小腹,沿着阴毛边缘抚摸,然后慢慢向上抚摸一直到乳房下缘,顺着乳房边缘轻轻的抚摸,我又开始轻微的颤抖。 还好我现在是背对着摄影师,另一方面,摄影师的膝盖似乎有意无意的往上抬高,这让坐在摄影师膝盖上的我慢慢的往摄影师大腿滑,一直到滑到臀部碰触到摄影师的小腹,而我裸露的背部和摄影师几乎贴到一起,而摄影师也很自然的将手沿着腰摸到了小腹。 突然摄影师的一只手滑进了我的大腿根部,这让我感到有点刺激,而摄影师另一只手则沿着乳房边缘抚摸,只是每一次抚摸,便往上推一点。每次抚摸到的乳房面积越来越大,刺激也越来越高。“嗯""。”当摄影师整个手掌搓揉到乳房时,我已经浑身发软,想要挤出声音要摄影师停止,但当摄影师的手指捏着乳头时,我不自觉的发出第一声淫乱的呻吟,摄影师似乎受到呻吟的鼓励,一只手抚弄乳房,用手掌擦乳头,另一只手直接用手指揉捏我的乳头,阵阵麻痒的快感直上我的脑门,我呻吟的更大声了。 我的身体越来越火热的时候,感觉到有个火热的硬棒顶着臀部,我知道那是摄影师的阳具,但我已经不以为意了,我知道这是男人正常的反应,也证明自己的眮体是美丽诱人的。在摄影师的抚摸下,我全身又开始发热。 这时摄影师贴近我的耳朵,口中呼出的热气,哈的我全身发痒,然后摄影师忽然咬住我的耳垂,我几乎立刻就发出忘我的呻吟,因为那是我很敏感的地带,一但被咬到,马上全身就酸软,加上在身上四处游走的大手,我的女性原始本能需要就快被引爆。 “啊""啊""。”摄影师不断的用力的揉捏我的乳头,让我又酥又麻,刺激到说不出话来,就在我快陷入忘我时候,摄影师一手托住我左边的大腿,一手环抱住我的腰,然后顺势一抬,我变成跨坐在摄影师大腿上,面背对着摄影师。 这出乎我意料的举动,因为坐在摄影师大腿上,根本来不及阻止摄影师,而且还本能的顺着摄影师的动作,自然的将自己大腿跨过摄影师,变成跨坐在摄影师的大腿上,这样的大动作,让我有点疯狂。 “摄影师!这样子"""好吗?”虽然我的胸部已经被摄影师摸遍了,但和摄影师这样的姿势还是很令我害臊!“嗯""”摄影师含糊的回答,还将手放在两侧腰部上,轻轻的上下滑动,我因为在极度性奋之中,所以也只好任由摄影师抚摸纤细的腰部。 我感觉到摄影师将目光下移到赤裸的乳房上,我的乳房形状非常漂亮,没有因为年龄而下垂,而且又挺又翘,我知道有个男人正在详细检视自己光溜溜的身体,并感觉到自己的乳头正逐渐的变硬。 “美人!你比女神还漂亮。”摄影师一边将我的手各放在他的两边肩膀上,一边发出赞叹,双手还向裸露的乳房移动抚摸,听到摄影师的赞美,我的防线几乎要彻底崩溃了。我表面上虽然有点不要摄影师继续,但是事实上我一直坐在摄影师大腿上。 “太太!你可不要对我乱来喔!”摄影师反过来调戏我!被这样一闹,我开始放松自己的心情。
-
-  回了他一句∶“你少臭美!”摄影师已经很成功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。 摄影师的手覆盖住我整个乳房时,我全身颤抖一下,酥麻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,“你""你""不可以乱来喔。”我浑身发烫,跟摄影师假装的矜持一下。“那是一定的。”摄影师有点诡异的笑着回答。 “哈哈!你所谓的乱来是什么?”摄影师捉狭的问我!“乱来喔!乱来就是"""。”“乱来就是你""你""的那"""”我不好意思说出下面的话。 这时聪明的摄影师也看出我已兴奋过度,可能很想要了,这时摄影师站起来脱下衣服,啊""他的阳具很长也很粗,同时在地主铺了一张床单。摄影师指导我和他摆一些类似作爱的姿势。我都一一照做。突然摄影师很温柔地吻着我的耳垂,并轻声细语的赞美我,我也嗯嗯啊啊的呻吟着。忽然摄影师吻上我的樱唇,并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,我的舌头竟然也不由自主的跟他的缠在一起,照相机持续的自动的拍着。 -
-
  一会儿,他用手搓着我的乳房,使我体内的细胞好像要爆炸一样,我的身体已经完全的融化了,他开始吸着我的乳房,太强烈的感觉一直冲向我的脑海,当他轻咬着我的乳头时,我完全的投降了,此时除非文东在场能制止之外,我已无法停止一切的行为。因为我的小穴内酥麻难耐,并且愈来愈想要了。 摄影师开始进攻了,他不断舔着我高耸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已经更挺立了,我的淫水也已经泛滥成灾,整条床单湿了一大片,阴道里已湿得不能再湿了。照相机的快门一直在卡擦作响,我应该已经知道和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,可是我好像并不想停止。 我的心里其实一直在等着文东来制止我,但文东一直没出现,接下来我的双脚被摄影师分开,他用手抚摸着我的阴唇,且将手指伸进我的阴道,一直来回抽送着,等他确定我已经湿透了,而他的阳具也早已青筋满布,蓄势待发。 摄影师似乎早有预谋,他引导我的手去抚摸他的阳具,由于文东不在现场,我似乎也豁出去了,由于我已经处于空虚难耐的情境之中,当摸到坚挺粗大的阴茎时也很性奋,慢慢地,我居然也套弄起摄影师的大阳具,并不时用嘴含,去亲吻它。 -

-  就这样过了一阵子,摄影师突然趴到我身上,我们成69的姿式相互寻找慰藉,摄影师用舌头撩拨我的阴核,我则用双唇套弄摄影师巨大的肉棒,两人相互地取悦对方。 此时摄影师剥开我乌溜溜的阴毛,我的淫穴已经泛滥,摄影师把嘴对着我已经肿胀的阴唇舔弄起来,我双手不断的按着摄影师的头,好像担心他的头会忽然离开一样。 摄影师的双手也没闲着,除了舌头把我小穴舔弄外,双手更是不停的搓揉我的双乳,还不时让两粒肉球交互拍打,只见我眼睛紧闭头猛摇,屁股更是配合这舌头的动作猛摇,真是异常的舒服。 摄影师这时跪坐在我的两腿之间,他似乎受到我的鼓舞,一边赞美我阴户的形状和颜色,并把他的龟头在我的阴唇上磨擦着。摄影师刚开始还很规矩,过了不久他却把阴茎前端滑进阴道,但根部还在外面。我阴道突然有充实的感觉,但却令我相当的亢奋,我一直闭着眼睛,享受着阴道被阳具扩充的快感,但我内心还一直等待文东能出现制止我这种淫荡的行为。 此时我羞涩说:“好了啦,我快受不了了,不要再继续了!”可是摄影师并不想停止,继续挺进。我的阴道一直被摄影师的阳具扩充着,令我好像感到有点痛,但又很舒服,我的阴道已快被他挤破,心想与丈夫以外男人的第一次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。
-
-  摄影师的肉棒更深得插入了我的小穴,把我插的呻吟声不断,我知道我快要到达高潮了!摄影师这个色中高手可能也感觉到了,只见他以更快的频率在我体内抽插着,只听到我啊"""""""得长叫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快要到高潮了。 只见摄影师这时却慢了下来,同时将肉棒抽了出来,我反手去拉摄影师。摄影师说∶“叫我哥哥啊,说快来插我,才给你”。我这时已经顾不得什么羞耻了,淫叫到∶“哥哥!快给我!哥哥,快放进来!” 影师这时才得意的将他的大肉棒又插进了我的小穴内。只狂插了几下,只听我又是长长的""""""啊了一声,同时身子一挺,我已经到高潮了! 摄影师真不愧是年轻人,尤其阳具更是傲人又持久,这时他又躺在床上,并将我抱起来跨坐在他身上。 -
-
  我不断的扭动着屁股,摄影师配合着我的摇摆抽插,这样的动作一直重复着,直到摄影师一阵哀叫声,加快活塞动作后,他的臀部也一颤一颤地抽搐着,他正把大量的精液灌喷倒我的穴中,我感觉到他的精液很多也很热,穴中感到一股热流的温暖,我又达到了另一种高潮。 摄影师离开我的身体后,我虚脱的躺在床上娇喘着,回味着美妙的两次高潮,而他未射完的精液涂满了我淫荡的穴口。
--
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 【完】